位置導航: 首頁 >> 應屆生頻道 >> 畢業生就業 >> 告別大學時代:90后畢業生初入社會的陣痛

告別大學時代:90后畢業生初入社會的陣痛

2013年6月27日11:16 閱讀:3087次 翔宇人才網
[導讀] 又是一年畢業季。這個月,中國有699萬大學畢業生即將離開校園。告別大學時代,面對初入職場的稚嫩和獨立生存的起步,這些青澀的面孔正在夢想與現實落差中經歷“畢業陣痛”。…
 又是一年畢業季。這個月,中國有699萬大學畢業生即將離開校園。告別大學時代,面對初入職場的稚嫩和獨立生存的起步,這些青澀的面孔正在夢想與現實落差中經歷“畢業陣痛”。


初入職場:從學生會干部到辦公室“菜鳥”

相比于還在投簡歷的同學,即將從首都師范大學畢業的劉悅,算是這個“最難就業季”的幸運者。已經取得文學碩士的她,目前已經是一家知名教育企業人力資源部的試用員工。不過,逃離了“血雨腥風”的招聘會,初入職場的劉悅,面對的卻是另一場考驗。

從本科到研究生都是學生會干部的劉悅,無論是學習成績還是組織能力都是同學眼中的“強勢姐”,但走出校園初入職場,劉悅原本的自信甚至些許驕傲卻迅速散去。

“現在就是個辦公室‘菜鳥’”,面對著記者,已經工作一個月的劉悅笑道,面試時自己還信心十足,對答如流,但是實際工作起來才發現什么都得從新學起。

“剛開始傳真機、復印機都不會用,甚至基本的辦公軟件也不會,更別說什么策劃案、會議記錄了。”劉悅說,一次她向同事請教如何做一份工作報表,同事不經意的一句“研究生怎么連基本的Excel都不會”,讓她很難受。

除了這些可以短時間內學會的基本工作技能,讓劉悅更為犯難的是自己所學的專業與工作內容的脫節。本科學國際關系、研究生讀哲學的劉悅,經過半年的艱辛求職路,最終憑著自己一段外企人力資源部的暑期見習經歷獲得目前這份工作。

“研究了這么多年國關和哲學,現在卻干著自己完全不懂的人力資源,真是趕鴨子上架。”劉悅說,同學中學外語的做房產銷售、學歷史的當了外企文秘,“就業壓力下,都用不著‘趕鴨子上架’,大家自己都宣稱‘全能’,可真干起自己不專業,也不感興趣的工作,當然很吃力。”

初入職場,劉悅的這些“不適應”代表著一種普遍的現象。根據日前麥可思研究院發布的2013年就業藍皮書顯示,2012屆受雇全職工作的大學畢業生中僅六成工作與所學專業相關,大學畢業生畢業時對基本工作能力掌握的水平均未達到工作崗位要求,此外,2012屆全國大學畢業生有33%畢業半年內發生過離職。


人際交往:崗前培訓,學會了敬酒規矩

相比于學非所用而導致的上崗不適現象,剛剛從“象牙塔”中步入社會的這批90后大學生,告別校園的單純,初入職場的他們還面臨人際關系的融入難。

即將從安徽大學畢業的張廷,目前已經開始在合肥一個事業單位進入崗前培訓期,面對這份“體制內”的工作,上崗之前張廷就從親友那學來很多“注意事項”: 工作中多看、多聽、多做、少說;在領導面前要注意稱謂,有眼力見兒;私下同事間“男的都叫哥,女的都稱姐”……

但是,工作后處處小心的張廷還是犯了一個“忌諱”。在一次單位大領導參加的飯局中,老員工提醒剛剛入職的張廷注意給領導敬酒,但緊張的張廷在剛開席不久就第一個起身給領導敬酒。

“當時腦子里就想這趕緊完成敬酒任務,沒多想自己一個小兵應該什么時候敬酒合適,雖然有領導圓場,但當時還是很尷尬。”張廷說,從那次敬酒尷尬之后,他就在網上學了很多更為細致的社交規矩,除了酒桌注意事項,還包括開會時自己應該坐哪兒,跟領導一起坐車自己應該坐哪兒等。

工作一個月了,張廷坦言最大感觸是,與校園中相對簡單的師生關系和同學關系相比,職場中的人際關系要復雜的多。

“當走出校園的90后同時與80、70后甚至60、50后相處于辦公室,怎樣獲得大家的接受和認同,這些學問不是大學老師能告訴你的。”張廷說。


租房尷尬:畢業了,還只能睡上下鋪

每年畢業季,畢業生們除了要經歷求職難和職場不適之外,離開大學宿舍,開始自給自足、獨立生活的他們還面臨更為棘手的問題——畢業租房。然而,面對高企的房租,校門內外生活壓力的巨大落差,讓他們的“畢業陣痛”又多了層現實考驗。

在距離學校宿舍“清場大限”還有一周時,中國人民大學的大四畢業生徐晨雨終于在北四環邊上租到了房子。談及自己的租房經歷,這位21歲的90后女孩用“心力交瘁”來形容。

“一個月看了30多個房子,一個六七平米小臥室月租金平均都要2300元。”一個月前,徐晨雨成功被北京一個出版社錄用,本想在單位附近租房的她,最終因為“驚人”的房租而打消念頭。“一居室月租金5000多,合租房一個單間就2500,我一個月工資都不到4000。”徐晨雨說。

高昂的房租讓徐晨雨心里的“租房地圖”,從靠近單位的北二環一直移到北五環,原本希望畢業后有自己獨立空間的她,還是決定找同學合租房子。最終,徐晨雨和另外三個女孩以每月4000元的價錢合租了一個一居室,因為房間空間太小,四個女孩自己買了兩張上下鋪。

“沒想到,畢業之后還是得睡上下鋪。”徐晨雨說,因為租金“押一付三”還要交中介費,還沒開始工作,自己就在房租上花了5000多元。

這一周,近700萬大學生將離開校園,除了“最難就業季”的求職艱辛,無論是劉悅、張廷初入職場的復雜感受,還是經歷租房苦惱的徐晨雨,他們的故事都反映著剛出校園的年輕人敲打社會大門的無力與彷徨。面對校園與社會的斷裂,面對夢想與現實落差,畢業的陣痛正讓他們經歷磨練,也獲得成長。

免費求職找工作,免費安排實習就業,翔宇人才網

關閉
網絡服務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業務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校企合作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派遣外包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事務代理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分店加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訴建議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吉祥保定球注册